江苏快3,中国江苏快3,江苏快三,中国江苏快三

当前位置:
江苏快3,中国江苏快3,江苏快三,中国江苏快三
> 资讯中心
> 嘉德动态
> 精品鉴赏
中国嘉德2020春拍精品导览 | 故纸清芬见真如—林语堂日记手迹碎金
2020-07-06

林语堂

 

  此季幸得重要私人珍藏林语堂先生日记手迹,将呈现林语堂日记九本及重要手迹近三十页。其中「新生日记」内有语堂手迹一百六十多页。所记乃林语堂一九四三年九月十七日由纽约启程返华,一九四四年二月二十六日打道印度返美,考察抗战的亲笔记事。其中涉及与蒋介石夫妇、宋庆龄、孙科以及许多著名艺文人士的往来交游。此外更有自一九五四年至一九七一年间的「袖珍英文日记」共八本,共有手迹约三百七十五页。内容为每个年代林语堂的生活、会客、旅行,详细记录了平日的生活开销、工作日程、朋友往来事件、以及每天的详细行程安排,包括重要友人的通讯地址录。是研究林语堂的重要历史资料,可谓沧海遗珍,实属难得!

 

林语堂主编的三本刊物:《论语》、《宇宙风》、《人间世》

 

林语堂(1895-1976) 

新生日记(一本),英文袖珍日记(八本)

日记本 纸本

尺寸不一

说明:

1.“新生日记”是林语堂一九四三年返国考察抗战的中文日记,内有语堂手迹一百六十多页。“新生日记”所记乃林语堂1943年9月17日由纽约启程返华,1944年2月26日打道印度返美,考察抗战的亲笔记事。日记中还提到的后方所见菁英无数,例如文化界名人:老舍,徐悲鸿,张大千,梅贻琦,谢冰莹,政军界名人:蒋介石夫妇、宋庆龄、孙科(哲生)、何应钦、胡宗南、孙立人、熊式辉、俞大维等。此为研究林语堂的一手文献资料。

2.“袖珍英文日记”共八本:1954年(有语堂手迹约五十二页),1958年(约五十三页),1959年(约五十五页),1960年(约六十页),1961年(约六十五页),1964年(约三十页),1966年(约四十五页),1971年(约二十八页),八本袖珍日记共有手迹约375页。内容为每个年代自己的生活、会客、旅行(欧洲,南美,日本,菲律宾,台湾等)的纪录,日记里面详细记录了平日的生活开销、工作日程、朋友往来事件、以及每天的详细行程安排,包括重要友人的通讯地址录,是研究林语堂的重要历史资料,可谓沧海遗珍,实属难得!

 

《新生日记》封面

 

  据《林语堂传》中所述,林语堂1943年9月22日离开迈阿密,途经非洲和印度飞回中国。这次回中国有几项“任务”,最主要的是他需要回到战事前线,寻找数据和感觉,为他的下一本书做准备。他还告诉华尔希说他“受美国医药援华会(ABAC)委托研究一些问题”。林语堂随身带了笔记本,路走一边做笔记,走遍大半个国军控制的地区(包括新疆)。另外,林语堂还担当了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的跨文化亲善大使。东西方协会由华尔希和赛珍珠创建,作为战时的一个平台,以促进美国和亚洲之间的了解。赛珍珠出任协会主席,林语堂也担任委员会委员。在协会的邀请下,林语堂于1943年9月11日上哥伦比亚广播电台做节目,并同时盛邀美国听众以个人名义给中国人写信,以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,由林语堂把这些信亲自带到中国。林语堂的呼吁得到美国听众热烈的响应,他收到很多来信,最后带了六百封到中国。1943年11月4日,国民政府举行仪式,正式接受美国个人的来信,有多个民间团体以及个人代表参加接收仪式。

  此本 “新生日记”主要记录了1943-1944年林语堂返回中国考察抗战的中文日记,内有亲笔手迹一百六十多页。记录了林语堂1943年9月17日离开纽约启程返华至1944年2月26日打道印度返美,考察抗战的亲笔记事。据《林语堂传》所写:“林语堂在战时自由区七个省巡游了六个月,于1943年3月22日回到纽约拉瓜迪亚机场……在重庆期间,他主要住在熊世辉和孙科的家里……林语堂在中国逗留半年期间,还觐见蒋委员长六次。”日记还记载了林语堂1943年参访了重庆、西安、宝鸡、成都、昆明、桂林、衡阳、南岳、长沙、耒阳、曲江、贵阳等地。所到之处均受文化及政军领导的热烈欢迎,并沿途举办演讲会和茶话会。

 

The Vigil of A Nation 封面

 

参考:《枕戈待旦》(英文名:the Vigil of a Nation)——书中的“林语堂战地考察路线图”。

 

  此行所获,成为林语堂1944年宣传抗战的新书《枕戈待旦》(英文名The Vigil of A Nation,由林语堂二女儿林太乙建议)的依据,(该书还包括林语堂此行路线地图)在“新生日记的”的最后一页有此次“考察行程表”,这与《枕戈待旦》一书中的“林语堂战地考察路线路”(LIN YUTANG’S WATIME JOURNEY)(请见参考图示)可以一一印证。抗战期间,语堂除了不停在美国报章杂志宣传抗战,争取国际支持不遗余力外,更着此专书,以其考察所见,详细报导中国军民之刻苦努力。

 

1954年的日记封面

 

  1954年林语堂先生60岁。据《林语堂传》所写:1954年1月,侨领之一、华联银行老板连瀛洲(1906-2004)来到林语堂纽约公寓,盛情邀请林语堂出任南洋大学校长。南洋大学由南洋侨领倡议兴办,1954年5月建校工程破土动工。1954年5月,新加坡南洋大学成立,林语堂受聘为校长。1954年10月2日林语堂到达新加坡,(抵达时间在这本日记里面有详细的记载)出任南洋大学校长一职。新加坡是位于太平洋西岸的岛国,林语堂并不是一个人到此赴任,而是带了一帮人,包括自己的家人:妻子廖翠凤,二女儿林太乙及其夫婿黎明(林太乙将出任校长私人秘书,黎明则出任行政秘书),三女儿林相如(出任化学教授),还有林太乙和黎明的两个孩子。林语堂约请到多位身居海外的知名学者担任南洋大学高层主管,其中熊式一出任文学院院长,胡博渊出任科学院院长,严文郁出任图书馆馆长,杨介眉教授为主任建筑师。

 

林语堂和南洋大学高层管理团队从左至右:伍启元教授、林语堂、胡博渊教授、熊式一教授、杨介眉教授(台北林语堂故居藏)

 

  据林太乙回忆,当时他们很不乐意放弃联合国的工作,因为那是他们的“铁饭碗”,但林语堂执意劝他们一块去新加坡闯天地。然而,要是林语堂真有“新加坡是片处女地”这一想法的话,他一到新加坡便尝到现实的滋味。新加坡和其他海外华人聚居地一样,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,乃至当今,都不是政治真空地。六个月后,林语堂及其团队十三位成员被迫辞职,离开新加坡。

 

1958年的日记封面

 

  林语堂从新加坡回到法国坎城,一直住到1957年,林语堂1958年一度旋风访台,成为全台瞩目的盛事。1958年4月8日胡适从美国回到台湾,两天后就任“中央研究院院长”,也印证了这一年林语堂与胡适同在台湾相遇。林语堂应前《中央日报》社长马星野之邀,偕同夫人,首次抵台访问,停留二周。这与日记中记载的时间一致。据日记所载:(一九五八年十月十四日星期二)林语堂于9:00A.M抵达香港,11:00抵达台北。十五日早晨访于右任……(一九五八年十月二十四日星期五)上午,参观中央研究院……等详细记录了在台湾的繁忙的行程,于1958年11月12日星期三返回到纽约。”这一年,林语堂出版了英文著作《The Secret Name》(匿名),从历史观点探讨苏俄从极左到极右的国家过程。

 

1959年的日记封面

 

  林语堂从小生长在一个牧师的家庭,进的是基督教的学校,他不曾受过传统的私塾教育,在他成长的过程中几乎一向是「西学为体」但这样的家庭生活,并没有让成年以后的林语堂成了一个基督徒。1912年,他进了上海的圣约翰大学,这段期间,他对基督教的教义起了相当的怀疑和反动。林语堂在1959年所出版的From Pagan to Christian《信仰之旅》自述从异教徒到再度皈依基督的信仰历程。林语堂在孔孟、老庄、佛教、禅宗各个领域中上下求索,但都不能在宗教的问题上找到归宿。他终于又回到了他童年时期,与他共同成长的基督教。他是如此说明这个转变的十多年来,他唯一的宗教乃是人文主义,相信人有了理性的督导已很够了,而知满方面的进步必然改善世界。在The Chinese Way of Life《生活的艺术》一书中,他的基本精神是要体现人与自然如何和谐的共存,科学的功能是在发现自然的奥秘,并指出它的规律而不是企图用人为的力量来扭曲自然。所谓科学征服自然,在林语堂看来,与其说是「征服」不如说是科学符合了自然的规律。

 

1960年的日记封面

 

  1960年6月《自由中国和亚洲》曾刊登林语堂的英文文章,提到他最近一次远东之行。他曾到台湾南部探亲,更从南部一路开车到台中,因为夫妇俩都懂闽南话,一路上还和当地老百姓聊天。他们看到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有大幅度提高,造了很多新房,每个村都建了卫生设施,女孩都涂口红,等等。台湾当局已经从大溃败中缓过气来,现代化建设搞得不错。林语堂写到他见了蒋介石,“谈了过半小时。他七十二岁,身体仍然很结实,主要是他的生活习惯既简朴又有规律。他看上去神态雍容,非常自信。讲到法国总统,他不是按中国人一般的发音叫‘戴高乐’,而是按法语发音叫‘德郭了’”。林语堂还提到当地人和新移民有摩擦,但这很正常,“新来的和晚到的互相竞争,都是中国人”,就像抗战时重庆人和“下江人”争一样。1960年林语堂先生六十六岁。出版了The Importance of Understanding: Translations from the Chinese《古文小品译英》。

 

1961年的日记封面

 

  林语堂在中国人的〈饮食〉中说:如果人们不愿意就饮食问题进行讨论和交换看法,就不可能去发展一个民族的技艺。在〈饮食〉一文中林语堂赞许袁枚和李渔将烹调食谱提升到文学艺术的层次。我们毫无愧色于我们的吃。我们有『东坡肉』又有『江公豆腐』中国诗人们具有较多功利主义的哲学思想。他们曾经坦率地歌咏本乡的『鲈脍莼羹』这种思想被视为富有诗情画意,所以在官吏上表告老还乡之时常说他们『思吴中莼羹』,这是最为优雅的辞令。确实,我们对故乡的眷恋大半是因为留恋儿提时代尽情尽兴的玩乐。我们中国人对待饮食的郑重态度,可以从许多方面看出来,任何人翻开《红楼梦》或者中国的其他小说,将会震惊于书中反复出现、详细描遽的那些美味佳肴。在明清以前谈吃的「老饕」当属苏东坡最有名,他的文集中论吃的资料比比皆是。黄州五年是苏东坡一生「志业」的重要发展阶段。他贬到黄州期间,除了有文学上的杰出表现外,就是他对煮肉、煮鱼的方式很有心得。东坡的招陴菜是「东坡肉」。《文集》卷二十《猪肉颂》就记录他在黄州烹调猪肉的实况施建伟在《林语堂在海外》一书中特别另立一章〈美食之家〉,论林语堂的饮食烹饪态度,其中提及1960年,法兰克辐德国烹饪学会颁发奖状袷《中国烹饪秘诀》的作者廖翠凤与林相如。林语堂喜欢的食物实际上比较倾向闽南小吃,所以大张旗鼓地写食谱,而且是在国外出版。1961年林语堂出版了Imperial Peking: Seven Centuries of China《帝国京华:中国在七个世纪里的景观》、长篇小说The Red Peony《红牡丹》,描写清末一中国妇人大胆求爱的故事。

 

1964年的日记封面

 

  林语堂夫妇在1964年低调访问过台湾。现存有宋美龄于1964年10月12日给林夫人的一封短信,对没能在台北见到他们致歉。1964年11月,马星野从巴拿马返台湾,准备出任“中央”社总监。马星野曾是林语堂的学生,返台途中路经纽约,在晚宴上和林语堂重逢,便盛邀林语堂为《中央日报》写专栏。回台湾后,他仍持续花功夫劝说,请他们的共同朋友乔志高出面相劝,并保证专栏由林语堂全权负责,他想写什么就写什么,可以“无所不谈”。于是林语堂欣然承诺1965年春天开始为《中央日报》写专栏文章。之前三十年,林语堂基本上没有中文创作。《中央日报》是当时台湾和海外华人小区销量最大的报纸,林语堂的散文每次刊出可面向成千上百万名读者。对一位作家来讲,这肯定是很令人兴奋的事,更何况林语堂是三十年后重操中文写作事业。既然已经和中文读者重续前缘,林语堂肯定很想重新回归于华人小区中文环境之中,这也应该是林语堂决定回台湾定居的重要原因之一。这一年他出版了The Flight of Innocents《逃向弗里敦》。

 

1966年的日记封面

 

  1966年1月30日林语堂夫妇到香港之前,他们先在台湾逗留了四天,蒋介石于1月28日在高雄会见了林语堂夫妇和马星野夫妇。“显然这次会见没有决定林语堂是否来台定居问题,因为林语堂后来曾试图申请香港永久居民。

  1966年到台湾定居时他已经为《中央日报》写专栏文章一年了,之后继续写了好几年,一共写了一百八十多篇文章。另外,回到中文世界后,林语堂还和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签约编撰《当代汉英词典》。这项巨大的工程林语堂殚精竭虑独自完成,再加上他文学上的散文创作,要是选择继续待在纽约肯定是不可能的。但林语堂最后选择定居台湾仍显得有点突然。我们不清楚林语堂在香港申请永居是否遭拒,还是他自己选择放弃。其实林语堂定居台湾之前曾赴台好几次。这在日记中也有记载。后来,他二度访台,为在台定居作准备。六月返台定居阳明山,暂租永福里四十二号等待新居竣工。新居由先生亲自设计,由台湾第一代建筑师王大闳建造完成,为融合中国与南欧特色之建筑。这一年他出版了《平心论高鹗》,讨论《红楼梦》后四十回真伪问题,引发红学辩论。还有“论古说今的杂文”后来收集在《无所不谈》一集、二集(1967)中。

 

1971年的日记封面

 

  林语堂在台湾的最后几年,全部精力都花在编撰《当代汉英词典》,以七十多岁的高龄,夜以继日地工作。繁重的编纂工作对健康肯定有影响。有一次,二女儿林太乙不得不从香港飞回台北,因为林语堂住院了,医生警告说已经发现中风的早期症状,必须好好休息。然而他的手稿还没有校对完,家里又出了件大事。1971年1月19日,林语堂正和台北故宫博物院主任蒋复璁一起午餐,有人过来报告:林语堂大女儿林如斯出事了。晚年丧女对语堂夫妇打击甚大,原本健步如飞的先生自此急速衰老。1972年10月,《林语堂当代汉英词典》编竣出版,林语堂视此为写作生涯巅峰之作。

 

(共十四页,选三页)

林语堂(1895-1976)

林语堂手迹(共十四页)

水墨 钢笔纸本

尺寸不一

说明:林语堂手迹,共14页。首先是语堂1975年7月1日写给宋美龄的原始英文手稿,距语堂逝世仅九个月,仍计划由港赴台。该信最终应系打字寄出。其余手稿的主题是词典的编纂。包括1970年给《林语堂当代汉英词》典编辑部同仁的三封信和一份校订工作大纲。最后是1972年6月,上述大部分的编纂已近尾声,语堂开始思考下一个写作项目《林语堂袖珍汉英词典》时的最初构想有三页,首先说明语堂的理念,是要达到他一向最赞赏的牛津袖珍字典(Pocket Oxford Dictionary)的境界。他说:“世上没有一本字典及得它,取精用宏,所以小小一本,英语精华尽在于此。此我以袖珍之本意。”(林语堂后即着手编纂袖珍词典,可惜未及在病逝前出版。)

 

1.亲笔致国府外交部自述赴港原因

 

2.林语堂亲笔致蒋纬国

 

3.林语堂亲笔之《上下形检字法的详细说明》

(共十四页,选三页)

林语堂(1895-1976)

林语堂、陈之迈手迹与书信(共十四页) 

1970-1975年 手写本

纸本  手迹

尺寸不一

说明:

1.亲笔致国府外交部自述赴港原因:林语堂长女如斯突于1971年初骤然而逝,定居台北的年迈语堂夫妇遭受极大打击,拟赴香港与二女太乙一家及三女相如团聚,并时常返台。因而向国民政府外交部申请长期出入境证,言词凄凉恳切,令人动容。时间为1971年。

2.林语堂亲笔致蒋纬国:1975年元旦函谢蒋纬国(纬字笔误为伟)为语堂八十自序所作祝词。1975年1月1日。

3.林语堂亲笔之《上下形检字法的详细说明》:林语堂自青年时期(1917年22岁)即关心汉字索引问题,对康熙字典的部首多所批评,提出以笔画分类,于《新青年》发表,并蒙北大校长蔡元培作序。以后发明上下形检字法,取代部首。该法“凡字以其左旁最高笔右旁最低笔为准,只此一条,绝无例外”。1932年旅美时,依此思路发明了基于68个笔形的中文打字机,取得专利。晚年更优化此法为33个笔形,据以编纂《林语堂当代汉英词典》,为首部华人所编汉英词典。词典于1972年成功出版后,语堂于次年为上下形检字法申请专利,特作《上下型检字法的详细说明》以利申请,未曾对外发表。获得专利后,台湾神通计算机公司即采用此专利作为汉字输入计算机的输入法。

 

温馨提示

中国嘉德2020春季拍卖会

嘉德艺术中心

呈献在即 敬请期待

咨询电话:

010-85928288(总部)

工作时间:

9:00-18:00 周一至周五

 

document.write("